银行理财首现全面减持——2018年4月中债登和上清所托管数据点评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  作者:采集侠    人气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14    

  4月份主要金融机构均呈现出一定的加大配置的倾向,但侧重点差异较大:

  商业银行增国债、减政金,对信用债也体现出一定久期偏好,分机构来看,城商行较上月明显增配;

  广义基金增配主要集中于政金债,以及信用债中的中短久期品种,与此同时,银行理财历史首现全面减持各类债券;

  证券公司继续呈现增配倾向,但对不同债券品种偏好有差异,体现其对久期和流动性的双重考量。

  总览:国债大幅放量,信用债结构性变化明显

  4月份,中债登债券总托管量增加6664亿元至51.82万亿元,增幅主要来自地方债和国债,进出口债也有所放量,但企业债降幅较大;上清所债券总托管规模大幅增加2018亿元至17.67万亿元,主要得益于中票的大幅增加,短融超短融增幅明显收窄,而同业存单则小幅下降;银行间债券总托管量合计增加8682亿元至69.49万亿元,同比增长13.8%,增速略有下降。

  4月份托管数据变动的主要原因包括:一方面,利率债中地方债发行继续放量,同时受益于单只国债发行规模的大幅提高,国债净增量创1年新高;另一方面信用债发行有所分化,中票继续大规模增加,短融增幅明显收窄,而企业债和同业存单均有下降。非金融企业信用债的结构性变化,反映机构仍有久期偏好;但企业债降幅的持续扩大也反映出这种需求仍有克制

  分券种:利率债和信用债双双增配,但各有侧重

  利率债:银行配国债,券商和基金配政金债

  记账式国债托管规模大幅增加2303亿;商业银行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,三类银行均有增持,但大多需求来自全国行;境外机构对国债增持幅度也比较大,创历史最大增幅;广义基金小幅增持国债,但银行理财明显减持;此外,证券公司也明显减持国债。主要机构,包括商业银行、银行理财、证券公司对国债的配置行为与上月恰好相反。

  国开债托管规模小幅下降112亿;证券公司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,增幅较上月有所收窄;广义基金也有小幅增持,但其中银行理财对国开的减持幅度反而扩大;减持主要来自商业银行、保险机构、特殊结算成员和信用社,其中商业银行主要是全国行继续明显减持,而城商行和农商行均有所增持。

  进出口债托管规模增加380亿;除境外机构和银行理财有小幅减持外,其他主要机构均有所增持;其中,商业银行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,且主要来自城商行,全国行的增幅并未明显增加。

  农发债托管规模小幅增加97亿;商业银行是最主要的减持机构,且减持主要来自全国行,而城商行和农商行均有一定增幅;广义基金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,但其中银行理财继续明显减持;信用社、证券公司和保险机构对农发债均小幅增持。

  主要利率债托管规模增加2666亿,较上月明显上涨;分机构来看,主要机构对利率债均有不同程度增持,仅银行理财整体减持利率债;商业银行增持幅度最大,且主要来自全国行和城商行,全国债以增持国债为主,城商行则增持各类利率债;境外机构增持幅度较大,主要增持国债;相较于3月,广义基金和证券公司均表现出增加政金债配置、减少国债配置的倾向,这种配置偏好的变化恰好与商业银行,尤其是全国行相反

  信用债:增中票、降短融,继续拉久期

  企业债托管规模大幅下降555亿,连续7个月明显下降;商业银行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,显示出一定的配置需求;而3月明显增持企业债的证券公司,本月增持幅度明显收窄;广义基金继续大幅减持企业债,是最主要的减持来源;其余机构对企业债的增持或减持规模均较低。

  中票托管规模大幅增加1792亿;除农商行和信用社略有减持外,其余主要机构均增持中票;广义基金是最主要的增持机构,与证券公司同时保持对中票的大幅增持倾向,商业银行中全国行的增持幅度也比较大,全国行和城商行均有明显增持。

  短融超短融托管规模增加295亿,增幅较上月有明显收窄;商业银行、信用社、境外机构和保险机构有不同程度减持,商业银行中主要是全国行减持规模较大,由上月的主要增持机构,转变为主要减持机构;广义基金和证券公司继续增持,但增持幅度也有明显收窄。

  非金融信用债合计托管规模大幅增加1532亿;除信用社和保险机构小幅减持外,广义基金、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均大规模增持非金融信用债,其余机构增持幅度相对较小;对比本月和上月的中票与短融超短融配置,全国行、广义基金和证券公司均有比较明显的增中票、降短融超短融的倾向,意味着投资机构对信用债上依然具有久期偏好。

  同业存单托管规模小幅下降374亿;广义基金继续增持同业存单,但受制于发行规模有限,增持幅度较上月明显收窄;信用社和境外机构也有所增持;商业银行、特殊结算成员和证券公司均明显减持同业存单,其中商业银行的减持主要来自城商行和农商行,全国行虽然也在减持,但减持规模仅20亿左右。

  分机构:不同机构增配各有侧重,理财首现全面减持

  特殊结算成员托管规模下降328亿;大幅减持同业存单,小幅减持国开债,对其他各类债券均小幅增持。

  商业银行托管规模增加1442亿;主要增持国债,对政金债整体减持;信用债中,明显减持同业存单,小幅减持短融超短融,小幅增持企业债,大幅增持中票,久期偏好明显拉长

  商业银行的增持需求主要来自全国行和城商行;对于利率债,全国行大幅增配国债,整体减配国开债,城商行则全面增配各类利率债;对于非金融信用债,全国行侧重增配中票和企业债,而城商行对各类信用债均有增持。

  信用社托管规模增加159亿;主要增持同业存单,以及进出口债和农发债;对其余券种均有减持。

  保险机构托管规模小幅下降17亿;主要增持国债,主要减持国开债和同业存单,对其余券种增减规模均较小。

  广义基金托管规模1182亿,增幅较上月有明显收窄;除继续大幅减持企业债,对其余券种均有不同程度增持;利率债中侧重政金债,国债增持幅度明显下降;除企业债,对各类信用债均有明显增持,且以中票为主。广义基金对信用债的配置倾向显示出一定久期偏好,但对超长久期依然有克制。

  此外,就披露的银行理财数据(仅来自中债登数据),2015年有数据以来,首次出现全面减持各类主要债券(国债、政金债、企业债和托管在中债登的中票)。

责任编辑:采集侠